【瓶邪】《田螺公子》(一发完,超短篇,暖萌)

风途石头:

张起灵是一个农民。


一个勤奋的农民。


他前两天种水稻的时候,在水里捡到了一个比脸还大的田螺。田螺姑娘的故事大家都听过,张起灵自然也听过,虽然没抱着什么念想,但是这么大个田螺还是很少见的。张起灵孤身一人,也当成是个陪伴了,就把田螺抱回了家。


田螺在水缸里,很是欢畅,生命力很旺盛。张起灵见此情形就放心了,养两天吐掉沙子,够吃两顿了。


但是意外发生了。


这一天,张起灵顶着中午的太阳从田里回到家。还没走到门前,就闻到了米饭的香气。他心中一动,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田螺姑娘的故事,于是加快了脚步。


农村的土房,进了门就是厨房。张起灵看见灶台上摆着一个大空碗,是他平时装野菜用的。饭碗上还沾着残余的饭粒。


张起灵打开米桶的盖子,发现自己仅剩的三瓢米,一点不剩的全被煮掉了。


面无表情的张起灵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变得非常好看。


他面无表情的走到装田螺的缸旁边,田螺依然是昨天那个田螺,并没有什么变化。既然没有饭吃,那今天只好先吃田螺了。


他双手去把田螺捞了出来,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张起灵家里所有的东西全都被吃掉了。他这几天一直去村口王胖子家里蹭饭,搞得王胖子受宠若惊。


张起灵当然不会觉得是田螺作的案。他怀疑是附近的小乞丐过来偷东西吃,今天他从田里早回来,打算抓他个现行。


然而——还真他妈是田螺。


张起灵蹲在窗户边,就见田螺变成了一个长发的青年男子。这田螺看起来有点傻乎乎,化形之后立刻开始满屋找吃的,当他满脸开心地要把张起灵早上做好的菜饼往嘴里放的时候,张起灵开门进来了。


吴邪拿着菜饼,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一时非常窘迫,想了想,跌地做柔弱状。


没错。张起灵心想。田螺姑娘本来就是男的,本来就是帮主人家吃饭的。


吴邪从人类的话本里学来的装柔弱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个板凳。吴邪端正的盘腿坐好,说:“年轻人,你真幸运,我就是田螺之仙。我可以满足……”


张起灵二话不说把他提拎起来,按在了菜板上就要提刀。反正是田螺,变成什么样都是田螺,吃田螺是不犯律条的,这样的肉还多。


“我错了小哥我骗你的其实我就是一个大田螺啊我吃得太多被我三叔扔出来了你不要杀我我错了我以后天天给你做饭扫地暖被窝行不行!”吴邪吓得眼泪直飙,这个人什么玩意儿吗,这也太不走寻常路了。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变成人了,哪有把人往菜板子上按的。


张起灵听了他的话果然心动,松开了手,吴邪委屈巴巴的整理好衣服。扭头拧拧巴巴地去扫地了。


张起灵微微点了点头,觉得这种田螺也还不错。


从今以后吴邪过上了奴隶般的悲惨生活,每天要做张起灵家里的所有家务,晚上还要先给他捂暖被窝才能回缸里睡觉。一不小心就容易被按在菜板上,田螺生非常悲惨。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之后——


“小哥,你摘葱了没啊?我不告诉你摘葱吗?你想什么了?”吴邪煮着米饭,气呼呼地问张起灵。


三个月后——


“小哥,我中午想吃菜饼,多放一点点盐好不好?”吴邪舒服地躺在被窝里,问下地干活才回来的张起灵。


张起灵任劳任怨的去做饭了。


“小哥,玉米熟了吧?晚上给我煮玉米吃!”


“小哥,我想吃豆角!”


张起灵扫地,吴邪趴在他后背上:“左边小哥,左边有一块蛋壳。啊!蛋壳,我想要吃鸡蛋了。”


张起灵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吴邪挂在他身上被拖拉来拖拉去,满屋子里都是“小哥……小哥我怎样,小哥……小哥你怎样。”


张起灵“啧”了一声,看向挂在自己肩头的吴邪,拿起菜刀。


吴邪朝他晃了晃脑袋,十分嚣张,大有“有本事你砍啊”的意思。


张起灵无奈地放下了刀。


没错,是这样的。田螺这种生物就是特别能吃,都是越养越娇惯的。


已经卖掉了十亩地的张起灵心想。


————————end————————



评论

热度(1133)